这里主要在记录我的生产和生活,同时也表达对一些人、事的看法,不论政治,不涉黄赌毒,不写敏感字,不发敏感文。勺本后山人,偶做前堂客。山中何所有,岭上白云多。只是自怡悦,不堪持寄君。

博客属性

🍓名称:程可八八
🌽域名chenghouwen.com
🍋博主:程厚文
🍁地区:江西
🌴类型:文学博客
🌻日期:2014年06月17日

简单介绍

伊凡克里玛说:写作是一个人能够成为一个人最重要的途径之一。我经营和管理的这个个人网站,严格意义上来讲还算不得是系统性的写作,但是也多少可以让人有点与众不同的感觉。另外生活本身是无趣的,我想尽量榨取点有趣出来,我坚持以有趣打败时间。

关于名字:

本名程厚文,笔名「勺子」,由表字「子勺」而来。关于名字,我还写了两篇文章专门说道,它们是虎溪程氏子勺考、意者见意淫者见淫。

关于经历:

八零后,正当青壮仪表堂堂,抽烟小小喝酒少少。我生在赣西北长在大农村,现居南方的沿海小城深圳。大部分的时候我是坚强的、乐观的、审时度势,并且趋利避害的。我当过农民,也混过单位,现在是一个职业经理人。本质上,我是改革开放时的产物,依赖知识在这个国度的权重,并以积极进取的精神混口饭吃,这与时代的欣欣向荣是一脉相承的。总的来说我生活简单,与一般人并无二致,有时候做我喜欢做的事,更多的时候做我应该做的事。

关于网站:

这里主要在记录我的生产和生活,同时也表达对一些人、事的看法,不论政治,不涉黄赌毒,不写敏感字,不发敏感文。勺本后山人,偶做前堂客。山中何所有,岭上白云多。只是自怡悦,不堪持寄君。

建议你使用较新版本的浏览器,以获得本站最佳的浏览效果。后续网页优化升级时我不会考虑低版本浏览器用户的体验问题,不能与时俱进是件不值得同情的事情,我不为落后埋单。

本站的配置可谓是高大上的:全站HTTPS链接加密访问,WhoisGuard域名隐私保护,独立 IP,ICDSOFT 主机,快速度大流量和好服务,于个人网站配置来说是几无再提高空间的了。

关于版权:

本站所有言论和观点仅代表我个人,与任何组织或机构无关。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内容均为原创,勺子版权所有。转载请遵循署名、完整、非商业原则,这是一份普通人可以理解的法律文件,商业用途必须与我联络、取得授权,未经许可而商业使用者,我保留追究一切法律责任的权利。

关于评论:

我坚信,评论是一种美德!不过,如果你拒开金口其实我也没辙,但是保留恨你的权利!所有留言,值当回复的部分,我都会尽快回复,而且你会即时收到邮件通知的。在本站留言,你必须填写名字(可以是网名)及邮件地址,因为我必须要知道谁在跟我说话,也方便进一步的讨论。 欢迎一切积极的评论,拒绝一切恶意的灌水。

可能被我拒绝或删除的评论,包括但不限于这样几种情形:重复发表的跟文章内容无关的评论;纯粹推广式评论;超过一千字的评论;带有两个或以上链接的评论;毫无营养可言的评论。当然,无端的谩骂是必杀无疑的,还有就是,被外星人劫持的部分我也无能为力的!

关于思想:

人生有三大终极的哲学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些问题比较复杂,不同的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会有不同认识。我现在三十加了,有一些认识,感觉还是讲不清爽。

偶然得到一位失散多年的老友的消息,他很好。这真是一件让人高兴到兴奋的事情。他对生活、对工作、对人生的态度曾经让涉世未深的我认真审视过自已的人生。然而时至今日,我终是未能走上他那条背着相机走天涯的路,我仍然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着。

并不是这样不好,年纪越大反而感觉也是不错。 我现在有一份能够养家糊口,并且自已也还比较感兴趣去做的工作,妻子并不温柔,是个职业女性,但是漂亮而且体贴,女儿也聪明、可爱,家人也都身体健康,也有一个个值得用心经营的友谊。同事和朋友们都说我很幸福,我是幸运的,感谢上帝让我拥有了这些。也正如这位老友讲的那样:勺子表面内敛但内心狂热,是个充满激情的人。

在学生时代的哲学课上,老师告诉我们:一个人心中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是他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一个人怎样去理解这个世界,是受价值观驱驶的。而一个人拥有怎样的价值观则受众多因素的影响,包括生理上的差别、性格的多样、教育程度和方式的不同、甚至社会氛围和个人的生活经历等等。

于我来说,且不说受的教育是长辈们抱着怎样培育的希望,也不说这些年亲人们给了我多少的关怀而让我感激,单只相由心生这四个字便使我向着追求真善美的方向努力了。 其实,我的价值观未必真的可以美好,就算有美好的相,相的背后也未必就是真理,兴许只是没察觉错过的空洞与迷茫。

这也并不意味着我是怀疑一切论者,亦非世界万象无非是苦的悲观论者, 只因世界本就两面,对奕存在着。 我的价值观是随着成长的过程逐渐走向成熟的。我的成长经历中有两件很重要的事情,对我的价值观起着很重要的影响。一件是母亲服侍瘫痪的奶奶十余年至其亡一事,这让我孝念根深。二是,读书时父母倾其所有教养我,这令我心中有了爱和感恩的思想。而鸟儿长大了,翅膀就硬了,就会飞了,我对这话是有特别的感受和充满着无奈的。我想一个有思想的人,一个善良的人就应该从人生经历中汲取精华,即使不好的也要从反面摄猎其精。在正确的价值观下,悲亦喜,存在就是价值。

正因为这样的经历,在学生时代我的志向是做一个思想者。

然至今日思想这件事情与我渐行渐远。我之思想如昨夜昙花,鲜活一时却难成锦绣。是故审慎而思,自纠前行,以免荒了后我。草莽之端而见其大,所幸的是前我虽无成,却也善行事、孝家人、爱事业。 我不是一个智者,但却是一个对智者有无限好感的人,而爱智者多是爱美的,既然我也向往美好便与智者算是同路人了,于是坚持努力为自已的理想人生。

不管世界是什么样子,不管生活是什么样子,抱怨是没有好处的,我们必须接爱它、热爱它,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看我应如是。现在,什么是我以为的理想人生呢?在生活中,所谓的价值就是我们认为重要的东西。所以要分析价值观得先说说我想要的是什么,我在乎的是什么,我的人生终极目标是什么。 简单讲这些个问题的答案就是:幸福快乐!

但是我心目中的幸福与快乐似乎又是另有其意的,并不是指我想囿于甜蜜的二人世界,这个幸福快乐是与世界、与周围环境的完美结合,是对世界理解的不偏不倚,与世界和谐相处,感受到世界的馈赠。 所谓对世界理解的不偏不倚,容易被误读成夸张的自负。我们认知这个世界,是个永恒的过程,假使世界永远是那个样子,我们人在变,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打中靶心呢?这样说的人太肤浅了些。我所说的不偏不倚,是对于世界要抱着尊重的态度,和平和的心态去认知,要尊重它。佛语里有句话说万物皆有佛性。是的,别以为自已是世界的中心,更尽量不要把自已的世界强加给旁物。大凡对事物容易产生偏见的人都是比较自我中心的人。拥有平和的心态,不以物喜不以已悲才更有可能不偏不倚。

看人们在生活中的表现,同样光影的组合,悲观的人叹曰:光的背后一定有阴影啊。乐观的人则雀跃:我看见一块阴影了,可见绕过去一定有光,我们找到出路了。 而我只希望自已能做到:见山是山,见水是水。

与世界的和谐相处呢,这其实是个方法论的问题了。我追求的是和谐,骨子里是深受传统中庸思想的影响的。也不难发现和谐这个字越来越受到世人的重视了。从古代的谋士谏君王到德国启蒙哲学家的乌托邦,再到马哲中的社会主义,这些和谐的态度动机不一,或俗,或雅,或自利或高尚。而我追求的和谐其实还是为了追求美的东西。和谐便是美,宋玉说东邻之女增一分则长减一分则短,相貌如此,处事方式也是一样。我是不喜欢偏执于一物的人,如果真的要偏执的话,就偏执于这个世界和自已的理想吧,因为,它有足够的博大,它又是和谐的,横看成岭侧成峰。

与人的关系也要和谐,虽然,经济学追求的是利益最大化,说自利是人的基本假设。懂得和谐的人定会放弃自已的一部分的利益而让整个世界的利益最大化。就像是信任,这是个好东西,我们都渴望得到别人的信任,那么何乐而不为去信任别人呢。 如果说,不偏不倚的去认知世界是前奏,与世界和谐相处是过程的话,那就得在此后加个尾声,所以我们还需要感受到世界的馈赠。因为我们的生活是由一个个小小的事件构成的,它们就像是长满花园的树木一样,有大有小,有始有终。对于每一个结束,其实是另一个东西的开始,不必那样患得患失,而应拥有感恩的心态,为经历的美好或痛苦。

到这里,也不知道是否阐述清楚了我想要的幸福快乐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这样一个美好的境界达到很难,就算是有生之年我做不到,我也不后悔选择这条路。自已的价值评叛体系里还是有太多道德和伦理的东西,也许有失于理想主义,但理想和现实本身就是两个选择而已,没有优劣,我只能选择此刻感觉好的东西。 既然谈价值观,还得要谈谈生与爱的, 这是个永恒的话题,尼采认为世界的动机是欲望,而这欲望便是生的欲望和爱的欲望。用我的价值观来看,它们是和谐与美的,而且在有些时候是可以互相转变的。

生活中,有些人为爱而生,听听梁山伯祝英台的千古绝唱便知一二,有些人却为生而爱,看看我们身边的年青人,越来越会因为自已所谓事业的追求而放弃一感情了。我以为,不能说前面的人傻,也不必抱怨后面的人自私。其实它们二者是统一的。 一件东西的价值,除了使用的价值之外,再有是我们自已的价值观赋予它的,为情所困者是重视情义的人,后者则是踏实的务实者。

还有另外一些人,就像书中所写侠骨柔情,鲁迅也说无毒未必不丈夫,现在不是唱男人哭吧不是罪吗?如果将两种人的优点统一起来就妙了。很久以前的时候和朋友探讨过事业和爱情会选择什么的话题,我说选择爱情。因为事业是一个人的事情,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也许有人会说那时候的我太多情。但是那话只说了一半,假如说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而你的事业则是千百人的事情呢?怎样? 于是我陷入了飘远的思绪之中,然后幡然醒悟,生与爱本身只是两个表象而已,其实背后的本质是欲望,只是每个人的欲望不同。所以将两者联系起来的方式便不同罢了。有些人的欲望是自我满足,这固然容易出现问题,其中有偏生或者偏爱的,便有了所谓的痴男怨女。而我的欲望是了解这个世界更多,所以我的生与爱的结合便是另一个样子的。

具体是怎样得看实践,不过可以预期一下:美是用来爱的,很有可能会偏重一些爱的方面吧。 如此看来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坚守着自已心灵中美好的世界的影子,虽然理想主义,但是如果真的是尝到现实的苦处了,我也不怕,有道是无限风光在险峰!

乙酉(2005)之秋写于中国苏州